<listing id="hnbdv"><dl id="hnbdv"></dl></listing>
<address id="hnbdv"></address>
<em id="hnbdv"><form id="hnbdv"><nobr id="hnbdv"></nobr></form></em>
<noframes id="hnbdv">
    <address id="hnbdv"></address>
    <address id="hnbdv"><address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address></address>

    <span id="hnbdv"></span>

      <sub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hnbdv"><nobr id="hnbdv"><meter id="hnbdv"></meter></nobr></address>

        當前位置:首頁 > 健康頻道 > 行業信息 > 正文

        徐醫附院 || 從這五個人的事跡,來看百年附院的初心和使命……

         

         百年征程波瀾壯闊,百年初心歷久彌堅。為深入開展黨史學習教育,徐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特開創“追尋紅色記憶 見證百年風華”——徐州市衛健系統“百年百事 百年百醫”風采展專題欄目。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老中青五位醫師在活動中展現風采,展示出了“有知識、有能力;有溫度、有情懷;有尊嚴、有價值”的新時代徐醫附院人的形象。

         她從大城市到徐州支援蘇北醫學發展,心系兒童健康,一干就是近60年;她已90歲高齡,仍扎根臨床教學一線,用行動踐行著“醫者仁心”,她就是2020年榮獲“中國兒科終身成就醫師”的徐州醫科大學退休教授、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兒科專家姚福寶,曾任三屆全國人大代表。

         1958年,為支持蘇北地區醫學發展,南京醫學院分遷至徐州成立南京醫學院徐州分院,并在1960年定名為徐州醫學院。當時,在南京醫學院工作的姚福寶毅然加入這支“支援大軍”,她說:“我是黨培養的,黨叫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

         那時的徐州,條件艱苦、物資匱乏,但姚福寶卻說“這個地方特別需要醫生,特別需要我。”每當看到有些患者因種種原因耽誤治療,姚福寶就覺得心疼,拼命想辦法幫他們醫治。姚福寶記得,有個農村孩子因為麻疹就診不及時,竟造成眼睛不可逆的傷害。她當年暗下決心:為了病人,就留在徐州,再苦再難也不走了。

         60年代,姚福寶在診療的過程中,發現了徐州首例小兒華支睪吸蟲病,隨后不久,又出現一兩百名肝大、有腹水的孩子前來就醫,引起了姚福寶的高度重視。原本常見于廣西、廣東地區的疾病,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姚福寶帶領小兒科走進農村鄉野田間進行了流行病學調查。

         姚福寶調查發現,因為生活條件不好,大多數病人都吃了生魚或吃了沒有煮熟的魚,這些小魚里都含有華支睪吸蟲病囊蚴,從而在國內首次確定淮海經濟區也為華支睪吸蟲流行區。自此,她下鄉巡回醫療、衛生宣教、專題講座等宣傳活動,救治了成千上萬的患兒,使小兒華支睪吸蟲病在80年代以后在淮海經濟區幾近絕跡。她受邀作為主要編者參與《諸福棠·實用兒科學》第4、5版寄生蟲章節的編寫,把寄生蟲的防治經驗進行總結傳播。

         幾十年來,姚福寶一邊在學校從教,一邊在醫院從醫,寒來暑往,從未間斷。她熱愛讀書,無論什么年齡,無論什么階段,只要她一有時間,總會坐下來很快進入讀書狀態。哪怕是現在已經90歲了她也依然會到醫院圖書館查閱最新的文獻資料。她說:“學習是一輩子的事,特別是醫生。”給孩子看病時,她總是細致入微,在聽診時,她總會先搓熱雙手,焐熱聽診器,以免讓孩子受涼,孩子們見到她不哭也不鬧,總喊她“姚奶奶”。她還經常教導學生:“給孩子看病動作一定要輕,跟家長說話一定要溫柔,孩子的一條命牽扯到一家人,容不得一點馬虎。”

         一生從教從醫,姚福寶沒有停下腳步。退休后,姚福寶本可以回到上海的祖宅安度晚年,但在她心里,徐州比上海更需要專業兒科醫生。只要身體允許,她就會堅守在一線,繼續為徐州醫學發展作貢獻。

         “姚福寶教授是徐州醫科大學建校和徐醫附院兒科建科的創始人之一,她為我國兒科醫學事業的發展做出了杰出的貢獻。”徐州醫科大學副校長、徐醫附院黨委書記王人顥表示,全院干部職工應學習姚福寶教授60年來扎根蘇北,服務淮海的奉獻精神;學習她持之以恒、矢志不渝的敬業精神;學習她提攜后輩、關愛患兒的大愛精神和大醫風范。

         曾因明,是中國每一位麻醉學專業學子都不陌生的名字。上世紀80年代,他創辦了全國第一個麻醉學本科專業,為我國麻醉學的發展作出了歷史性貢獻。60多年來,他為我國麻醉學科的發展殫精竭慮。認一事,做一生。他既是我國麻醉學事業的拓荒者,又是醫學教育事業的瞭望者。他說:“一輩子用心做人做事做學問,功歸天地人,無怨、無悔!”

         一位拓荒者 辦麻醉,開先河

         1959年,畢業于北京醫學院的曾因明來到徐州,成為徐醫附院的一名外科醫生。1960年,曾因明受命回京,師從謝榮教授,步入麻醉職業生涯。1964年,年輕的曾因明在全國首次麻醉學術會議作了《中毒性休克病人的麻醉處理》報告,語驚四座,徐州醫學院麻醉學在全國麻醉界閃出一縷耀眼的曙光。

         面對全國麻醉學人才隊伍本科畢業生不足10%的現實,“師承式”及“進修班”的教學模式已遠遠滿足不了對麻醉人才的需求,規范化住院醫師培訓的方式又不具備條件。為此,1984年曾因明提出了在大學里創辦麻醉學本科專業的構想。在學院的支持下,曾因明開始奔波于創建麻醉學本科專業所需的工作中去。曾因明說:“徐醫辦這個專業不只是為了徐州,而是為全中國。”1986年,經國家教委批準,徐醫麻醉本科試招生。1987年,麻醉學專業被列入國家“專業目錄”。一個基于中國國情和麻醉學科現實情況的“分兩步走”的人才培養體系逐步成型,麻醉學本科專業教育開始實現從“幾近空白”到之后“遍地開花”的局面。

         一位追夢人 認一事,做一生

         曾因明從醫從教已逾60年,雖已退休,但探索我國麻醉學教育、人才培養及學科建設的腳步從未停歇。上世紀80年代,麻醉專業創辦初期,在領導和同道們的支持下,曾因明克服辦學地方小、條件差等一系列問題,在1987年組建7個教研室,推進7本專業教材編撰,終于完專業建設的組織結構與基本要求。上世紀90年代,曾因明適時提出“以本科為基礎、研究生為重點、規范化住院醫師培訓為方向”的發展思路,同時推進實驗室建設及醫療運行,形成醫教研協同發展的局面。進入21世紀,曾因明率先提出“構建具有中國特色,包括學;A教育、畢業后教育和繼續醫學教育分階段而又相互銜接的麻醉學人才終身教育體系”。他主持國家級《21世紀初麻醉醫學人才培養模式的研究與實踐》研究課題,開啟麻醉人才培養的新篇章。

         一位守心人 責人者弱,責己者強

         “責人者弱、責己者強”。在對學生“傳道授業解惑”教學過程中,曾因明更偏向對教育本質的挖掘,提出要培養出具有三個“堅實基礎”的學生:“精神基礎”“能力基礎”“學識基礎”。這是日后成為卓越人才的基礎工程,是教育之大業。

         曾因明一生傾注麻醉學教育發展,畢生追求青年人才的培養。他把希望寄托在青年身上,要培養出一代超過一代的人才。

         他,身披鉛衣,手執銳器,無懼風險,在高強度射線下默默工作40余載,一舉攻克肝靜脈下腔靜脈阻塞綜合征(布-加綜合征)的介入治療,開創了徐州及其周邊地區介入醫學臨床應用的新局面;他,熱愛事業,關愛病人,孜孜不倦,培養了一批批扎根蘇北和西部地區從事介入診療的年輕醫生……他就是被譽為“中國靜脈介入大師”的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介入科主任醫師祖茂衡。

         1978年,祖茂衡從徐州醫學院(現徐州醫科大學)畢業后,留任于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1990年、1998年,兩次赴德國學習,使祖茂衡掌握了醫學新技術——介入放射學。

         1994年,祖茂衡率先在徐醫附院建立介入放射科,開設介入放射病房和門診,在沒有先進影像設備、完善防護措施下,他穿著簡單的鉛圍裙完成了一臺又一臺的手術。“那時的醫療條件太差了,社會對介入放射學也不了解,我們只能靠治好一例例患者來做宣傳。”祖茂衡回憶說。

         布-加綜合征患者中有90%來自經濟欠發達的農村,由于醫療條件的限制和對該病的認識不足,大多數患者飽受腹水,消化道出血等折磨長達數十年,使用最小的創傷,最低廉的費用而獲得最佳的治療效果,這不僅是患者也是祖茂衡團隊一直追求的目標。

         借用球囊導管內的保護鋼針作為穿刺針,不僅取得了良好的開通效果,還為患者節省了不少醫療費用;將術中一次性使用后的導絲對折作為血管內異物抓捕器使用,又為患者節省5000元……經過祖茂衡和同事們的不懈努力,一例又一例的疑難重癥患者接受微創或無創治療,并得以康復。2012年,我國血管外科泰斗汪忠鎬院士評價祖茂衡的團隊在布加綜合征介入治療成功率達到新高度,具備了國內和國際領先水平。

         介入放射手術不同于一般的手術,整個手術過程全部在輻射環境中進行,即便穿上防護服,醫護人員的四肢和頭部也要暴露在外,每做一臺手術都會面臨著不可避免的射線危害,這讓不少人對介入放射學望而卻步,但祖茂衡一直堅持在一線工作,他說:“做事業尤其是做介入,就要有不怕犧牲的精神。”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是祖茂衡的行為準則。作為學術和學科帶頭人,祖茂衡在徐州市乃至江蘇省內率先成功創建了介入放射學科的發展模式,徐醫附院介入科于2001年成為首批省級臨床重點?。作為介入醫學的開拓者和傳播者,祖茂衡培養出了一大批從事介入專業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他們已經成為徐州、江蘇和國內諸多地區介入醫學臨床研究的中堅力量和臨床骨干。2018年,他被中國靜脈介入聯盟授予 “中國靜脈介入大師”稱號。

         如今,年屆70、滿頭銀發的祖茂衡依舊每天穿梭在門診、病房、手術室,以身垂范,為國家培養介入醫學人才,他說:“我愿為以微創、安全、有效為特色的介入放射學的進一步發展、壯大繼續努力!”

         至重唯人命,最難確是醫。求學時,他朝乾夕惕;行醫時,他妙手回春;科研時,他心無旁騖。多年來,他用仁心仁術詮釋“大醫精誠”的深刻內涵,用敢為人先詮釋作為一名共產黨員的責任和擔當。他就是徐醫附院神經外科主任于如同。

         江蘇省醫學領軍人才、江蘇省“六大人才高峰”人才、江蘇省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江蘇省勞動模范……自從醫以來,于如同不斷超越創新,提升專業水平,收獲業內贊譽無數,但每每介紹自己,他卻謙遜地說,自己只是一名普通醫者。

         一名50多歲的患者因腦膠質瘤較大已侵犯到正常腦組織,如不及時切除,患者很快會發生腦疝而導致死亡。盡管手術難度非常大,于如同卻選擇迎難而上。他率領團隊開展了膠質瘤切除手術,不僅將腫瘤全部切除,還將神經血管保護得很好,為患者爭取到了一線生機。

         作為醫生,于如同搶救了多少患者,無法計數。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在每一次搶救中,無論患者病情有多危重,無論是何時何地,他都憑借極其豐富的臨床經驗和精湛的醫術挺身救治。

         迎難而上,既是他與生俱來的可貴品格,也是他作為共產黨員時時擦亮的為民底色。秉承大醫精誠之心,他勇做腦膠質瘤免疫治療的“探路者”;為了給廣大患者找出一條更好的救治之路,他在漫長的科研攻關之路上,步履堅實,初心不變。

         1994年,于如同圍繞尋找分子靶點展開基礎研究。2000年,他首次成功地從人腦膠質瘤細胞中克隆出人源性HIF-1α基因,其基因序列被美國科學院登記收錄國際基因庫,2001 年獲得國家科技部“十大基礎研究科技新聞”提名。

         之后,他帶領團隊經過20年的苦苦求索,終于掌握了腦膠質瘤靶點轉化的關鍵技術。憑借這一研究成果,于如同團隊獲得2020年度江蘇省科學技術一等獎和2020年江蘇醫學科技獎一等獎,成為徐州醫療衛生領域的一次重大突破。

         事非經過不知難,成如容易卻艱辛。正是于如同把別人用來睡覺、休息、娛樂的時間,都用來搞科研,才會在沒耽誤一臺手術的前提下,專注科研20多年,取得重大科研進展。從結果導向上來說,專注醫療科研,其實是對患者的另一種用心良苦。

         作為一名有著36年黨齡的老黨員,于如同始終以領路人的定位鞭策自己開拓奮進、勇毅篤行。目前,團隊獲得24項國家自然基金和32項省部級科研課題的資助,其科研實力大大增強。未來,他將在徐醫附院高質量發展價值觀的引領下,繼續用責任擔當詮釋新時代下的大醫精誠,用無私奉獻書寫人生華章。

         在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重癥醫學科,有這樣一位醫師,她用精湛的醫術與死神較量,將無數患者從死亡線上拉回;她用真情換來患者的真心,在支援新疆時被人們譽為帕米爾高原上的“最美雪蓮”;她舍小家為大家,在疫情防控的關鍵時刻,化身“白衣戰士”逆行出征武漢,她就是江蘇省最美巾幗人物,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醫師晁亞麗。

         2018年,江蘇省醫療人才“組團式”開展援疆工作,晁亞麗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克服家庭困難,毅然報名。

         在新疆工作期間,擔任克州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一職的晁亞麗,把加強醫院EICU建設和提高醫生護士的診療水平作為最重要的任務。

         患者小凱麗被送進ICU時,已經多臟器功能衰竭,病人家屬多次想要放棄,但晁亞麗依舊努力治療,她還偷偷還墊付了2萬元醫療費,為小凱麗的成功救治贏得了條件。

         經過3個月的不懈努力,小凱麗康復出院,還得到了由國家和江蘇醫生團隊建立的“援疆潤心計劃”的資助,全部的醫療費用得以免除。

         因為真情,晁亞麗和江蘇援疆醫療隊換來了患者的真心笑容,她被當地居民親切地稱為帕米爾高原上的“雪蓮花”。

         2020年1月,晁亞麗結束援疆工作。10多天后,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晁亞麗決定立刻結束休假投入“戰斗”。

         決心,斬釘截鐵,出征,義無反顧。從接受任務到出征馳援僅僅18個小時,晁亞麗作為徐醫大附院7人援鄂醫療隊伍的組長,帶著簡單的行李和醫院籌集的滿滿幾大箱防護物資,踏上了征途。

         在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C9病區,一夜之間接收進來了18位急危重癥患者,整個病房到處都是呼吸機、監護儀滴滴滴的報警聲。緊張但不混亂,晁亞麗和同事們立即用最短時間進行了分工。

         患者病情不明,就逐一進行病情評估、方案制定;物資有限,就絞盡腦汁將僅有的呼吸機協調分配;防護服不夠,就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在病房一呆就是12個小時……

         “苦,是真的苦;累,也是真的累。但苦點累點算什么?我們去到武漢,就是為了用自己的辛苦換回武漢人民的安全。”回想起那段戰“疫”經歷,晁亞麗堅定地告訴記者,無論在新疆還是武漢,她總是懷著這樣一種情懷,“我們帶來的不僅是醫療技術,更是國家的政策和關懷,這種信念帶給人們的力量有時比治愈更加重要。”

         在疫情防控的關鍵時刻,徐醫附院共派出97位隊員前往南京、揚州支援抗疫,晁亞麗就是其中之一。今年的8月19日,晁亞麗在南京市公共衛生醫療中心度過了第四個“中國醫師節”。

         人的一生,能有幾次被祖國征召,為人民而戰?作為一名黨員,一名白衣戰士,晁亞麗說,祖國和人民需要的地方,就是她堅守與拼搏的戰場。

         “有人把重癥醫學科形容為‘生與死的較量場’,它離死亡最近,離希望最近,承載了病痛,卻也飽含愛與希望。”晁亞麗說,自己希望做一名生命最后的守門人,多學一點,多走一步,憑著對患者高度負責的精神和對臨床醫療技術不懈探索,為患者多爭取一次成功獲救的機會。

        文、圖/由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黨委宣傳部提供
         

        免責聲明     責任編輯:管理員
        掃描關注黃淮網微信公眾號,第一時間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本文地址:http://www.288864.com/health/hyzx/2021-10-29/451351.html
        文章關鍵詞:
        關于我們(About Us) | 工作人員查詢 | 免責聲明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加盟代理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黃淮網(www.2888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40236     蘇ICP備18039698號-1    蘇公網安備 32031102000168號
        聯系地址:江蘇省徐州市泉山區西都大廈4層     聯系電話: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投稿郵箱: ZGJSXZ@sina.com
        黃淮網法律顧問:江蘇淮海明鏡律師事務所 田原主任     
                
        色情网址
        <listing id="hnbdv"><dl id="hnbdv"></dl></listing>
        <address id="hnbdv"></address>
        <em id="hnbdv"><form id="hnbdv"><nobr id="hnbdv"></nobr></form></em>
        <noframes id="hnbdv">
          <address id="hnbdv"></address>
          <address id="hnbdv"><address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address></address>

          <span id="hnbdv"></span>

            <sub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hnbdv"><nobr id="hnbdv"><meter id="hnbdv"></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