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hnbdv"><dl id="hnbdv"></dl></listing>
<address id="hnbdv"></address>
<em id="hnbdv"><form id="hnbdv"><nobr id="hnbdv"></nobr></form></em>
<noframes id="hnbdv">
    <address id="hnbdv"></address>
    <address id="hnbdv"><address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address></address>

    <span id="hnbdv"></span>

      <sub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hnbdv"><nobr id="hnbdv"><meter id="hnbdv"></meter></nobr></address>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書畫首頁 書畫資訊 書畫訪談 收藏拍賣 文學天地 書畫展示 在線展廳 書畫活動 三周年展
         
        書畫活動  
          書畫交易
        電 話:0516-85752568
        手 機:18952237259
        地 址:江蘇省徐州市西都大廈2-409室
         
        書畫訪談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書畫頻道 > 書畫訪談   

        尹成的“寫意”之夢

        時間:2019-07-12    來源:    作者:田秉鍔
        內容摘要: 作者 田秉鍔 尹成,徐州籍寫意花鳥畫家。曾任江蘇省美術家協會理事、江蘇省文聯書畫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徐州市文聯委員、徐州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徐州展覽館館長、徐州李

        作者 田秉鍔
        尹成,徐州籍寫意花鳥畫家。曾任江蘇省美術家協會理事、江蘇省文聯書畫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徐州市文聯委員、徐州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徐州展覽館館長、徐州李可染藝術館館長、中國黃淮網書畫頻道主編等職。去歲退休,脫卻官帽、官服,得以“自由之身”徜徉于丹青天地,可謂得其所哉。

        尹成作品 
        因為失去,你才得到
        得失只在轉瞬間!為此,有人失魂落魄,有人如釋重負。尹成自然屬于后者。于是,我與他,還有幾位書畫小友,烹茶煮酒的機會多了,潑墨花雨的機會也多了。酒酣話稠,尹成每每顯示出他由“體制內”轉向“體制外”的人性解脫與藝術解脫。“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海”,這顯然是古人的老生常談了,有情有意者,哪里還要等到登山、觀海呢?
        尹成現在只是兼任著“中國黃淮網書畫頻道主編”一職。這是一個既可以埋頭畫畫,又可以隨性交友的閑職。“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何樂而不為?有暇相約,指點書畫,那個“私房話題”又多是圍繞“寫意花鳥畫”展開。印象最深者,是尹成敬師。因為說起恩師吳冠南先生來,他總有“學童”般的欽羨與仰慕。如果套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則敢于判定,尹成定然“得一良師足矣”!在禮拜吳先生前,尹成曾求學于中央工藝美院,求教于眾多的書畫名家,得益不少,積漸成變,終有迷惑,懸而未解。及入吳先生門墻,得其親炙,始有豁然開朗之慨。
        得失之緣,是物緣,也是人緣。在失卻了外加的種種頭銜之后,尹成陽羨拜師,太湖悟道,水光月華,自開一境,誰能說不是造化? 

        尹成作品

        因為苦惱,你才求索
        尹成不是一個善于言表的人,卻是一個愛較真兒的人。這份較真兒,就藏在他的笑逐顏開之后。搞平面設計如此,搞花鳥畫創作如此,就連朋友偶爾托付之事,他也如此。“場面大”,是我的玩笑批評;背后掩藏的則是尹成為朋友之托一而再、再而三的奔走著、勞碌著。“不能少找事嗎?”我問。“來而不往非禮也,哪能躲呢!”尹成就是尹成,“成全”了自己,也“成全”了朋友。
        待到面對六尺素縑、構思畫圖的時候,尹成又總是以“慘淡經營”的姿態,作全身心“投入”;ㄩ_葉底,鳥飛云端,托其夢,寄其情,綿綿如霧、如雨、如絲縷而不絕……
        對于當今的繪畫環境,尹成的認識漸漸清醒:“趨同”,是他眼中的“花鳥畫”繁榮之狀;“失意”,是他對“花鳥畫”時代病的初診;“另類”,是他對自我創作的起點劃界;“重構”,則是尹成對“自我寫意”的前瞻性設定。說來玄遠并有形而上之空幻,但從畫家急切的表述中,我感知了真誠與自信。
        總是有些想法,要在筆墨或構圖上“轉化”出來。因而,畫的“出新”則日日有之、月月有之。朋友郭君,藏有數幅尹成昔年舊作。當年自視“精品”,及今再看,尹成說羞殺吾也!郭君笑言:拿新畫,換舊畫,兩新換一舊,不然,我就到戶部山地攤,明碼標價,買一張,送一張,給大畫家作推介。尹成拱手笑曰:給換,給換。這一個“換”字,體現了畫家的自愛、自珍、自信和自為。
        “面目日新”,是我對尹成寫意花鳥畫的認識。“日新”也可以理解為“不定型”、“不定性”甚至“不成熟”。尹成說,我自愿如此。他參照的例證就是齊白石的“衰年變法”。借此一點,局外人即能窺測到尹成的藝術之夢。

        尹成作品   
        因為走心,你才出彩
        說到中國書畫,“筆墨功夫”是一道坎;這道坎過不去,筆不成筆,墨不成墨,哪里還有書畫?而另一種功夫,則是“學養”,學未深,養未厚,再怎么的龍飛鳳舞,大畫千尺,終究也還是“小局面”。有的書畫家不信“學養”之道,什么學養不學養?畫好才是硬道理!
        當今不少書畫家,名頭不小,是非不少,自視甚高,民望甚低。排除了體制的原因,“學養淺薄”當為一因。
        水之道而不為私焉”?傊,“學養”是“游于水”而不是“鯨吸百川”。得知尹成時不時品讀《論語》,我為之一喜。從和尹成的交往看,他是相信畫家也要涵育學養的,并時有迫切之感、危機之感。我對他的解喻之詞為:學養不是“傳統控”,不是子曰詩云,那該是一種對中國文化傳統的理解與化生;亦如孔子呂梁觀洪的那個潛水者,“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與齊俱入,與汩偕出,從
        “出乎腕底,運于指尖,流于縑楮,發乎心田,書與畫,都該這樣創作。”尹成如此表述自己的“繪畫觀”。
        因而,我用“走心”二字來品評尹成的寫意花鳥畫。唯畫家“走心”了,凝神了,滌濾了,他那些六尺畫幅的梅花系列、荷花系列、紫藤系列……才洋溢著自然的野趣和人文的雅趣。
        讀尹成近作,呈現著越發內斂之情、并越發激揚之筆,越發悠遠之夢、并越發切實之景;這構成了看似“兩極性”、“矛盾性”的照應。在如此的觀照中,畫家的思索已不可朗誦、不可轉述。讀懂讀不懂,暫時放到一邊;但那畫面,那造境,那造物,則必然又讓讀者可以感受到光之強弱、色之冷暖、花之收放、鳥之棲翔并進而感受到托起那叢花、那群鳥的自然天地,早在畫面之外漫延為無盡的生命大場。在自覺與不自覺間,觀畫者與繪畫者已經融入同一個真幻交替的藝術界閾。
        當然,繪畫作品不是哲學讀本,所以繪畫不宜“偏讀”和“深究”。臨界對視,心有所動,心有所喜,這畫,就成功了五、六分;再加審視,大處宏闊,構圖別致,小處生動,物象傳神,也就成功了八、九分;至于繪畫杰構,當必然還有一處、兩處別家所萬萬不能成就者,若被你成就了,你就是丹青高人! 

        尹成作品

        因為癡情,你才寫意
        作為畫家的尹成,好酒及茶,好煙及友,每有快意之作則欣欣然,每有不如意之作則惶惶然。當其惶惶不安之時,即是他看到“筆下”與“心中”存在落差、或“自己”與“大師”存在差距之時。
        心中惶惶而手不釋筆,每日一畫的“素描”,即便人在旅途、人在會上,亦不忘在速寫本上留下他對眼前事物的印象。因為他相信,所有的彎道超車或絕地反擊,都不是坐等而來的。由“手熟”到“心熟”,實踐了那個“勤”字,入眼都是畫,行筆即為圖,萬千世界,在在都是生機,攝取即是奇像!
        大多數的星期六、星期天,中國黃淮網書畫頻道的畫室就是尹成的一人世界。一壺紅茶,時飲時輟,短衣短褲,無掛無礙,正是他構思奇花異草的最佳氛圍。
        提筆在手,即加自警:首先是不要仿擬自己昨天的作品,自然也不可仿擬別人的同題材作品!
        變著構圖,變著線條,變著視角,變著濃淡,變著韻味與審美,在“截取一方”的繪畫空間內,打開一扇通往大自然的門徑。于是,“符號化”、“印象化”的繪畫作品,在“寫實”的架構之內,濃縮了、甚至也融化了畫家諸多的主觀情愫。此后,筆墨稍干,即張之于璧,一個人,靜靜地,遠遠地,端詳許久,挑剔許久,心里作著肯定、否定、再肯定、在否定的自我鑒定……這樣的繪畫作品,到底是“有我之境”、還是“無我之境”呢?
        隔三差五,我應約趕到尹成的畫室。他則抱出一卷卷的畫作,展開,介紹,詢問,傾聽——不知是想聽到贊美、還是想聽到批評——我呢,因為“隔行隔山”之故,便每每以“指山說磨”語,評析著他的揮汗之作、嘔心之作。
        流連丹青,我常常心有所動。自以為見識已廣,不會輕易心動的,而到了現場,尤其到了畫家醉心作畫的現場,才發現自己還是那么容易被人俘虜。后來反思,我所有的感動都不是因為人情、友情,那該是一個人立于“人境”、面對“藝境”召喚而生發的自然向往吧!當然,如果我也是畫家或書家,面對尹成的畫作,也許就會出乎“職業的嚴肅”給予多些挑剔或多些應景。
        就“畫藝”、“畫道”而論,尹成的大寫意花鳥畫在徐州、在黃淮海地區,其風骨、神韻,有著獨樹一幟的特征,有著不可取代的風致。僅此,價值即在。而其恩師曾經“戲言”:大寫意花鳥,我天下第一,尹成天下第二!出此“戲言”,并非“梁山排座”,實在是表達一種“激勵”。所以,尹成當是一條“獨立畫壇”的“徐州漢子”,他不攀附誰,也不威脅誰;結伴而不結幫,與他的畫友跋涉藝路。命運注定,他或許就是一個“孤軍奮戰”的“苦學者”加“性靈者”。
        “寫意”花鳥,“大寫意”花鳥,“意”都是“畫魂”。人各一面,聲自一腔,所以“意”對于畫家而言,也是百人百意,千人千心,或有掩飾,不可成真的。油然想起屈原的《招魂》:“魂兮歸來!何遠為些?”可見“魂”是不可丟掉的。對于尹成而言,繪畫以“寫意”,或正是他發乎內心的吁求——他的淺而清、愛而直、友而諒、訥而敏,都是“寫意式”的。從“寫意”做人,到“寫意”作畫,簡直就是水到渠成!
              我是賞識那些“寫意人生”的朋友,尹成為其一。
        相對于尹成的“畫家立場”而言,唯在“畫外”,所以我又有了“他者”的眾生立場。站在這一立場,自以七彩看畫、八德看人,說話如風,入耳為聽,聽得聽不得,似都無關宏旨,因而也都無傷大雅。但朋友之心,總是祈愿良多。
        在尹成成為“大師”之前,如是我言;今后,當尹成成了“大師”,我依然還要“如是我言”。
        是朋友,就該悄悄地立成一面回音壁,嘆之有應,呼之有聲,誰還會孤單呢?
                                               2018.7.12  

        尹成作品 



        尹成作品 



        尹成作品 

         
         
        Tags標簽:尹成  寫意  畫家  花鳥  繪畫  不是  因為  一個  徐州  朋友  書畫 責任編輯:田秉鍔    
        上一篇:楊進民的西域山水

        下一篇:朝拜者丨楊進民

        看完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黃淮網(www.2888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 ZGJSXZ@sina.com
        聯系電話: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40236 蘇ICP備18039698號-1 蘇公網安備 32031102000168號
        黃淮網法律顧問:江蘇淮海明鏡律師事務所 田原主任
            
        '); })(); 色情网址
        <listing id="hnbdv"><dl id="hnbdv"></dl></listing>
        <address id="hnbdv"></address>
        <em id="hnbdv"><form id="hnbdv"><nobr id="hnbdv"></nobr></form></em>
        <noframes id="hnbdv">
          <address id="hnbdv"></address>
          <address id="hnbdv"><address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address></address>

          <span id="hnbdv"></span>

            <sub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 id="hnbdv"></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hnbdv"><nobr id="hnbdv"><meter id="hnbdv"></meter></nobr></address>